首页 > 美食特产

乌衣港刘禹锡(刘禹锡的乌衣巷)

乌衣港刘禹锡(刘禹锡的乌衣巷)

刘禹锡的乌衣巷


刘禹锡的《乌衣巷》:“朱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注释】:

1.乌衣巷:在今南京市东南,在文德桥南岸,是三国东吴时的禁军驻地。由于当时禁军身着黑色军服,故此地俗语称乌衣巷。东晋时以王导、谢安两大家族,都居住在乌衣巷,人称其子弟为“乌衣郎”。入唐后,乌衣巷沦为废墟。现为民间工艺品的汇集之地。

2.朱雀桥:今江苏省江宁县,横跨淮河。

【韵译】:

朱雀桥边冷落荒凉长满野草野花,乌衣巷口断壁残垣正是夕阳西斜。

晋代时王导谢安两家的堂前紫燕,而今筑巢却飞入寻常老百姓之家。

【赏析】:

这是一首怀古诗。凭吊东晋时南京秦淮河上朱雀桥和南岸的乌衣巷的繁华鼎盛,而今野草丛生,荒凉残照。感慨沧海桑田,人生多变。以燕栖旧巢唤起人们想象,含而不露;以“野草花”、“夕阳斜”涂抹背景,美而不俗。语虽极浅,味却无限。施补华的《岘佣说诗》评这首诗的三、四句时说:“若作燕子他去,便呆。盖燕子仍入此堂,王谢零落,已化作寻常百姓矣。如此则感慨无穷,用笔极曲。”

首句“朱雀桥边野草花”,朱雀桥横跨南京秦淮河上,是由市中心通往乌衣巷的必经之路。桥同河南岸的乌衣巷,不仅地点相邻,历史上也有瓜葛。东晋时,乌衣巷是高门土族的聚居区,开国元勋王导和指挥淝水之战的谢安都住在这里。旧日桥上装饰着两只铜雀的重楼,就是谢安所建。在字面上,朱雀桥又同乌衣巷偶对天成。用朱雀桥来勾画乌衣巷的环境,既符合地理的真实,又能造成对仗的美感,还可以唤起有关的历史联想,是“一石三鸟”的选择。句中引人注目的是桥边丛生的野草和野花。草长花开,表明时当春季。“草花”前面按上一个“野”字,这就给景色增添了荒僻的气象。再加上这些野草野花是滋蔓在一向行旅繁忙的朱雀桥畔,这就使我们想到其中可能包含深意。记得作者在“万户千门成野草”(《台城》)的诗句中,就曾用“野草”象征衰败。现在,在这首诗中,这样突出“野草花”,不正是表明,昔日车水马龙的朱雀桥,今天已经荒凉冷落了吗!

第二句“乌衣巷口夕阳斜”,表现出乌衣巷不仅是映衬在败落凄凉的古桥的背景之下,而且还呈现在斜阳的残照之中。句中作“斜照”解的“斜”字,同上句中作“开花”解的“花”字相对应,全用作动词,它们都写出了景物的动态。“夕阳”,这西下的落日,再点上一个“斜”字,便突出了日薄西山的惨淡情景。本来,鼎盛时代的乌衣巷口,应该是衣冠来往、车马喧阗的。而现在,作者却用一抹斜晖,使乌衣巷完全笼罩在寂寥、惨淡的氛围之中。

经过环境的烘托、气氛的渲染之后,按说,似乎该转入正面描写乌衣巷的变化,抒发作者的感慨了。但作者没有采用过于浅露的写法,诸如,“乌衣巷在何人住,回首令人忆谢家”(孙元宴《咏乌衣巷》)、“无处可寻王谢宅,落花啼鸟秣陵春”(无名氏)之类;而是继续借助对景物的描绘,写出了脍炙人口的名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他出人意料地忽然把笔触转向了乌衣巷上空正在就巢的飞燕,让人们沿着燕子飞行的去向去辨认,如今的乌衣巷里已经居住着普通的百姓人家了。为了使读者明白无误地领会诗人的意图,作者特地指出,这些飞入百姓家的燕子,过去却是栖息在王谢权门高大厅堂的檐檩之上的旧燕。“旧时”两个字,赋予燕子以历史见证人的身份。“寻常”两个字,又特别强调了今日的居民是多么不同于往昔。从中,我们可以清晰地听到作者对这一变化发出的沧海桑田的无限感慨。

飞燕形象的设计,好像信手拈来,实际上凝聚着作者的艺术匠心和丰富的想象力。晋傅咸《燕赋序》说:“有言燕今年巢在此,明年故复来者。其将逝,剪爪识之。其后果至焉。”当然生活中,即使是寿命极长的燕子也不可能是四百年前“王谢堂前”的老燕。但是作者抓住了燕子作为候鸟有栖息旧巢的特点,这就足以唤起读者的想象,暗示出乌衣巷昔日的繁荣,起到了突出今昔对比的作用。《乌衣巷》在艺术表现上集中描绘乌衣巷的现况;对它的过去,仅仅巧妙地略加暗示。诗人的感慨更是藏而不露,寄寓在景物描写之中。因此它虽然景物寻常,语言浅显,却有一种蕴藉含蓄之美,使人读起来余味无穷。

乌衣巷刘禹锡加拼音


zhū què qiáo biān yě cǎo huā

朱 雀 桥 边 野 草 花 ,

wū yī xiàng kǒu xī yáng xié

乌 衣 巷 口 夕 阳 斜 。

jiù shí wáng xiè táng qián yàn

旧 时 王 谢 堂 前 燕 ,

fēi rù xún cháng bǎi xìng jiā

飞 入 寻 常 百 姓 家 。

乌衣巷刘禹锡带拼音


乌衣巷 wū yī xiànɡ

刘禹锡 liú?yǔ?xī

朱雀桥边野草花,zhū què qiáo biān yě cǎo huā

乌衣巷口夕阳斜。wū yī xiàng kǒu xī yáng xié

旧时王谢堂前燕,jiù shí wáng xiè táng qián yàn

飞入寻常百姓家。fēi rù xún cháng bǎi xìng jiā

刘禹锡《乌衣巷》及意思


原文:

《乌衣巷》

(唐)刘禹锡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xiá)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译文:

朱雀桥边冷落荒凉长满野草野花,乌衣巷口断壁残垣正是夕阳西斜。

晋代时王导谢安两家的堂前紫燕,而今筑巢却飞入寻常老百姓之家。

注释:

【朱雀桥】在金陵城外,乌衣巷在桥边。

【花】此为开花之意,做动词用

【乌衣】燕子,旧时王谢之家,庭多燕子。

【王谢】王导、谢安,晋相,世家大族,贤才众多,皆居巷中,冠盖簪缨,为六朝(吴、东晋、宋齐梁陈先后建都于建康即今之南京)巨室。至唐时,则皆落不知其处。

乌衣巷》是刘禹锡《金陵五题》中原列第二,余有《石头城》、《台城》、《生公讲堂》、《江令宅》四首并作序曰:“余少为江南客,而未游秣陵,尝有遗恨。后为历阳守,跂而望之。适有客以金陵五题相示,逌尔生思,欻然有得。他日友人白乐天掉头苦吟,叹赏良久,且曰《石头》诗云"湿打空城寂寞回",吾知后之诗人,不复措词矣。余四咏虽不及此,亦不孤乐天之言耳。”由此可见,作者对白居易所欣赏的《石头城》外,余下四首也颇为自负。

乌衣巷,在今南京市东南部秦淮河南岸,因三国时吴国在这里的驻军都穿乌衣而得名。东晋时,宰相王导、谢安等贵族官僚的宅第都在巷内。这首诗就是通过乌衣巷居民的变化来抒写古今盛衰的感慨。

诗写乌衣巷,诗人的目光却投向离乌衣巷不远的朱雀桥。朱雀桥位于都城正南门朱雀门外,是秦淮河上最大的一座浮桥。城北的宜阳门、西掖门、阊阖门以及台城的大司马门,都有御街、驰道直达朱雀门,再通往朱雀桥。从三国东吴时开始,尤其是东晋以来,朱雀桥是都城南部交通最发达的地方。每到浮桥放行时,这里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南齐王融驱车过此,曾激动地捶打车厢曰:“车前无八驺卒(驺卒指掌管车马的仆隶),何得称为丈夫!”然而,如今映入眼帘的,又是怎样的景象呢?“朱雀桥边野草花”,以往的车马喧阗,人声鼎沸的情景己如过眼烟云荡然无存,所见所闻唯有“野草花”而己。正如杜牧在《金谷园》绝句中所吟咏的:“繁荣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不言兴亡,而盛衰无常的感慨尽在其中了。

接着,诗人将视线转向河南岸的乌衣巷。朱雀桥一带荒凉寂寞的景物,已间接反映了乌衣巷的没落。“乌衣巷口夕阳斜”。诗人将目光从朱萑桥远处收回到近处的乌衣巷口停住了,只见巷口映着一抹西斜的残阳。巷口,这个观察巷内盛衰的“制高点”。遥想当年,这里车马逐队,熙来攘往,而如今却不见行人踪影,巷内如何冷落,也就可想而知了。再加上那一抹斜阳的映衬,更显得景象惨淡以上两句对偶。“朱雀桥”与“乌衣巷”是地名对,“朱”、“乌”刚好都是颜色,对得十分工巧。“野草花”与“夕阳斜”,点明时令是在春季,时间已到傍晚。其中的“花”、“斜”都作动词,使两句在静境中寓有动态。野萆花无言寂寞开,夕阳糁淡渐西斜,越发增添了诗境凄凉的气氛。

在写足了环境、气氛后,接着要写的应该是乌衣巷自身的变化了。乌衣巷内,经过了四百年的历史兴废,王、谢两大家族的高门大院己消失得无影无踪,代之而起的是老百姓的普通平房。但如果就这样平直陈述,必然诗意全失,平白无味。正在这样的关键处,才显示出诗人的非凡艺术功力。在似乎要作直线描写时,诗人突然将笔墨荡开,写出石破天惊的两个名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谢”即指王导、谢安两大家族。燕子是候鸟,有飞问故巢的习性。诗人根据燕子的这一习性驰骋想象,把眼前所见飞向乌衣巷内的燕子,设想成了当年王、谢厅堂上的燕子,栖息的地方虽然相同,但已不再是王、谢的侯门高堂,而是普通的百姓人家了。“飞入”二字十分传神,使读者的视线随着燕子的“飞入”,从四百年前的王、谢厅堂,穿过时空隧道,一下子回到眼前百姓草堂,从而也和燕子一起目睹了乌衣巷内的沦桑变化。诗中的“旧时”“燕”如同《石头城》中从“淮水东边”的“旧时月”一样,是历史的见证。所不同的是:“今月曾经照古人”(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是事实上确有的事,而活了四百年的老燕子却是虚无。但读者读乌衣巷时,恐怕很少会有人从燕子的寿命去判断诗句的真实性。诗人只是见于燕子有回飞故巢的习性,便借以写乌衣巷的兴衰。

统观全诗,景物平常,字句平浅。所写之物不过桥边、巷口、野草、斜阳、飞燕;所用语言全是浅近口语,看去一目了然,读来琅琅上口。但又决非一览无余,言尽意止。其艺术魅力何在呢?比较容易见出的是借景抒情。诗人不发议论,不直接抒情,而是将感情深藏在景物的后面,因而虽是用平浅的语言写平常的景物,还是需要透过一层才能把握诗人感情的脉搏。更主要的原因则在于诗人采用了暗中映衬比较的写法。进入诗中的“朱崔桥边”与“乌衣苍口”,都有过繁华的过去,诗人虽然并不明白说出,却是事实上存在过的繁华的背景上展开描写,不作字面上的映衬比较,而映衬比较已自在其中。第三句中的“旧时王谢堂前”,尽管只是作为修饰语落到中心词“燕”字上,而并不进行映衬比较,却明显地起着暗中映衬比较的提示作用。如果我们说这首诗处处在运用映衬比较的写法,而又没有一处见到直接的映衬比较,那就找到了这首诗艺术上含蓄丰富的奥秘所在。景外有景,景物的映衬比较中渗透着厚重历史情感,这就是《乌衣巷》虽然也是借景写情而又比一般借景写情的诗更含蓄、更深厚的根本原因。

乌衣巷 ? ?刘禹锡(唐)

朱雀桥边野草花,

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

【译文】

朱雀桥边冷落荒凉长满野草野花,乌衣巷口断壁残垣正是夕阳西斜。晋代时王导谢安两家的堂前紫燕,而今筑巢却飞入寻常老百姓之家。

评析:这是一首怀古诗。凭吊东晋时南京秦淮河上朱雀桥和南岸的乌衣巷的繁华鼎盛,而今野草丛生,荒凉残照。感慨沧海桑田,人生多变。以燕栖旧巢唤起人们想象,含而不露;以“野草花”、“夕阳斜”涂抹背景,美而不俗。语虽极浅,味却无限。施补华的《岘佣说诗》评这首诗的三、四句时说:“若作燕子他去,便呆。盖燕子仍入此堂,王谢零落,已化作寻常百姓矣。如此则感慨无穷,用笔极曲。”这首诗据说博得白居易“掉头苦吟,叹赏良久。”自有其深意所在。

【欣赏】

《乌衣巷》是刘禹锡《金陵五题》中原列第二,余有《石头城》、《台城》、《生公讲堂》、《江令宅》四首并作序曰:“余少为江南客,而未游秣陵,尝有遗恨。后为历阳守,跂而望之。适有客以金陵五题相示,逌尔生思,欻然有得。他日友人白乐天掉头苦吟,叹赏良久,且曰《石头》诗云"湿打空城寂寞回",吾知后之诗人,不复措词矣。余四咏虽不及此,亦不孤乐天之言耳。”由此可见,作者对白居易所欣赏的《石头城》外,余下四首也颇为自负。

乌衣巷,在今南京市东南部秦淮河南岸,因三国时吴国在这里的驻军都穿乌衣而得名。东晋时,宰相王导、谢安等贵族官僚的宅第都在巷内。这首诗就是通过乌衣巷居民的变化来抒写古今盛衰的感慨。

诗写乌衣巷,诗人的目光却投向离乌衣巷不远的朱雀桥。朱雀桥位于都城正南门朱雀门外,是秦淮河上最大的一座浮桥。城北的宜阳门、西掖门、阊阖门以及台城的大司马门,都有御街、驰道直达朱雀门,再通往朱雀桥。从三国东吴时开始,尤其是东晋以来,朱雀桥是都城南部交通最发达的地方。每到浮桥放行时,这里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南齐王融驱车过此,曾激动地捶打车厢曰:“车前无八驺卒(驺卒指掌管车马的仆隶),何得称为丈夫!”然而,如今映入眼帘的,又是怎样的景象呢?“朱雀桥边野草花”,以往的车马喧阗,人声鼎沸的情景己如过眼烟云荡然无存,所见所闻唯有“野草花”而己。正如杜牧在《金谷园》绝句中所吟咏的:“繁荣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不言兴亡,而盛衰无常的感慨尽在其中了。

接着,诗人将视线转向河南岸的乌衣巷。朱雀桥一带荒凉寂寞的景物,已间接反映了乌衣巷的没落。“乌衣巷口夕阳斜”。诗人将目光从朱萑桥远处收回到近处的乌衣巷口停住了,只见巷口映着一抹西斜的残阳。巷口,这个观察巷内盛衰的“制高点”。遥想当年,这里车马逐队,熙来攘往,而如今却不见行人踪影,巷内如何冷落,也就可想而知了。再加上那一抹斜阳的映衬,更显得景象惨淡以上两句对偶。“朱雀桥”与“乌衣巷”是地名对,“朱”、“乌”刚好都是颜色,对得十分工巧。“野草花”与“夕阳斜”,点明时令是在春季,时间已到傍晚。其中的“花”、“斜”都作动词,使两句在静境中寓有动态。野萆花无言寂寞开,夕阳糁淡渐西斜,越发增添了诗境凄凉的气氛。

在写足了环境、气氛后,接着要写的应该是乌衣巷自身的变化了。乌衣巷内,经过了四百年的历史兴废,王、谢两大家族的高门大院己消失得无影无踪,代之而起的是老百姓的普通平房。但如果就这样平直陈述,必然诗意全失,平白无味。正在这样的关键处,才显示出诗人的非凡艺术功力。在似乎要作直线描写时,诗人突然将笔墨荡开,写出石破天惊的两个名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谢”即指王导、谢安两大家族。燕子是候鸟,有飞问故巢的习性。诗人根据燕子的这一习性驰骋想象,把眼前所见飞向乌衣巷内的燕子,设想成了当年王、谢厅堂上的燕子,栖息的地方虽然相同,但已不再是王、谢的侯门高堂,而是普通的百姓人家了。“飞入”二字十分传神,使读者的视线随着燕子的“飞入”,从四百年前的王、谢厅堂,穿过时空隧道,一下子回到眼前百姓草堂,从而也和燕子一起目睹了乌衣巷内的沦桑变化。诗中的“旧时”“燕”如同《石头城》中从“淮水东边”的“旧时月”一样,是历史的见证。所不同的是:“今月曾经照古人”(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是事实上确有的事,而活了四百年的老燕子却是虚无。但读者读乌衣巷时,恐怕很少会有人从燕子的寿命去判断诗句的真实性。诗人只是见于燕子有回飞故巢的习性,便借以写乌衣巷的兴衰。

统观全诗,景物平常,字句平浅。所写之物不过桥边、巷口、野草、斜阳、飞燕;所用语言全是浅近口语,看去一目了然,读来琅琅上口。但又决非一览无余,言尽意止。其艺术魅力何在呢?比较容易见出的是借景抒情。诗人不发议论,不直接抒情,而是将感情深藏在景物的后面,因而虽是用平浅的语言写平常的景物,还是需要透过一层才能把握诗人感情的脉搏。更主要的原因则在于诗人采用了暗中映衬比较的写法。进入诗中的“朱崔桥边”与“乌衣苍口”,都有过繁华的过去,诗人虽然并不明白说出,却是事实上存在过的繁华的背景上展开描写,不作字面上的映衬比较,而映衬比较已自在其中。第三句中的“旧时王谢堂前”,尽管只是作为修饰语落到中心词“燕”字上,而并不进行映衬比较,却明显地起着暗中映衬比较的提示作用。如果我们说这首诗处处在运用映衬比较的写法,而又没有一处见到直接的映衬比较,那就找到了这首诗艺术上含蓄丰富的奥秘所在。景外有景,景物的映衬比较中渗透着厚重历史情感,这就是《乌衣巷》虽然也是借景写情而又比一般借景写情的诗更含蓄、更深厚的根本原因。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发布者:实习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pw365.com/meishi/26991.html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