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服务网点

岩浆成因锆石年龄(岩石成因与岩浆源区)

岩浆成因锆石年龄(岩石成因与岩浆源区)

热液交代成因和岩浆成因的显微镜下区别


混合岩化变质作用的高级阶段,会发生长英质易熔组份的部分熔融,形成各种复杂形态的混合岩。当易熔组份熔融程度较高时,就会形成阴影状、片麻状花岗质混合岩或混合花岗岩,这个阶段混合岩化变质作用和岩浆作用已很难区分。因此,在混合岩化变质作用高级阶段,变质作用已逐渐转化为岩浆作用。

锆石SHRIMP定年


5.1.1 定年方法

分别采集白芒山(AJGS6)、舒家店(SYSZK03)、鸡冠山(JGZ1)、大团山(ADTS1)、胡村(钻孔岩心,HCZK683)、湖城涧(钻孔岩心,HCJZK1)、凤凰山(钻孔岩心,FHZ2)、瑶山(钻孔岩心,YSZ3)、南洪冲(07CL505)、铜官山(07CL507)、天鹅抱蛋(07CL512)、新桥头(07CL516)、沙滩脚(07CL519)、缪家(07CL521)等岩体样品各约2 kg,破碎至40~80目,用水淘洗粉尘后,先用磁铁除去磁铁矿等磁性矿物,再用重液选出锆石,最后在双目镜下人工挑出锆石。锆石的分选由河北省地调院完成。将锆石和标样一起粘在玻璃板上,用环氧树胶浇铸,制成薄片、抛光,并拍照反射光和阴极发光照片,最后在离子探针SHRIMP-RG上测定锆石的U、Th、Pb同位素含量及定年。样品制备、反射光和阴极发光照像以及SHRIMP定年均由作者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离子探针实验室完成。实验选择的标样为R33[(419.0±1.1)Ma](Black et al.,2004),数据的误差范围±1σ,数据处理使用美国Berkeley地质年代学中心Kenneth R.Ludwig编制的计算程序(Ludwig,2001;2003)。

5.1.2 锆石SHRIMP定年结果

橄榄安粗岩系列侵入岩的白芒山、舒家店辉石二长闪长岩,高钾钙碱性系列的湖城涧辉长闪长岩,鸡冠山、大团山、铜官山、天鹅抱蛋石英二长闪长岩,缪家石英二长闪长玢岩,胡村、南洪冲、凤凰山、沙滩脚花岗闪长岩,瑶山、新桥头花岗闪长斑岩的锆石SHRIMP定年结果见表5.2,各测点的定年数据见附表1,各岩体地质特征见第3章。

表5.2 铜陵地区中酸性侵入岩锆石SHRIMP U-Pb定年结果

注:MSWD—平均重量离差平方;n—参加计算的测点数。

Note:MSWD—Meansquare weighted deviation;n—Number of calculated measure points.

各定年样品锆石特征及SHRIMP U-Pb定年结果分述如下:

(1)样品AJGS6(白芒山辉石二长闪长岩)

锆石为浅黄色,呈短柱状、粒状,粒度大小为0.04~0.20 mm,大多数锆石柱面(110)比(100)发育,锥面(101)比(211)发育,主要为Pupin(1980)的J4、J5、S24、S25、D、P5晶型,碱度指数(I.A)和温度指数(I.T)分别为458和643(吴才来等,1994)。锆石具有明显的振荡环带(图5.1),部分锆石含有细小的矿物包裹体,显然,这是典型的岩浆结晶锆石(Pidgeon et al.,1998)。12颗锆石的测定结果表明,除10号锆石的U、Th含量较低外(分别为83×10-6和53×10-6),其余锆石的U、Th含量较高,且变化范围也较大 [U:(600~2345)×10-6,Th:(1167~7588)×10-6],表现在CL图像上颜色较深。206Pb/237U年龄变化于142.9±0.8 Ma~133.2±0.7 Ma,平均年龄为138.21±0.82 Ma(MSWD=0.6,n=5)(图5.2)。

图5.1 橄榄安粗岩系列侵入岩的锆石阴极发光图像

(2)样品SYSZK03(舒家店辉石二长闪长岩)

该样品取自橄榄安粗岩系列舒家店辉石二长闪长岩的钻孔岩心(ZK03)。该岩体呈北东向不规则状岩墙产出,岩体中间出露面积约2500 m2石榴子石矽卡岩。岩体中含有丰富的、大小为1 ~3 cm的辉石和角闪石斑晶,其围岩是志留纪粉砂岩,具有细脉浸染状铜矿化现象。岩石呈灰黑色,自形—半自形粒状结构,主要矿物为斜长石(An =45~55,70%~75%)、透辉石(13%~15%),其次为黑云母(7% ~8%)、钾长石(3% ~4%)以及少量的石英(2%~3%)。该样品锆石为柱状,长宽比为1:1~2:1之间,大多数锆石的CL图像为均匀的灰色,部分锆石具有振荡环带结构(如6号锆石)或条带状结构(如7号和11号锆石)(图5.1)。锆石的U、Th含量分别为(189~1086)×10-6和(133~1705)×10-6,Th/U比值为0.73~1.84(附表1),Th、U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71。11颗锆石的U-Pb年龄变化于145.8±1.2 Ma~138.1±1.0 Ma之间,除去高U的锆石测点,得出平均年龄为142.4±0.7 Ma(MSWD=0.6,n=6),该年龄为岩浆结晶的时代(图5.2)。

图5.2 橄榄安粗岩系列侵入岩的锆石238U/206Pb-207Pb/206Pb谐和曲线和平均年龄

(3)样品HCJZK1(湖城涧辉长闪长岩)

该样品取自高钾钙碱性系列湖城涧辉长闪长岩的钻孔岩心(ZK1)。岩石为灰黑色,具似斑状结构,斑晶为辉石和斜长石,两者粒度相近;基质由长条状斜长岩和细粒填隙状的辉石和磁铁矿组成。该样品锆石的长宽比为1:1和2:1,阴极发光图像(CL图像)表现为均匀的灰色(图5.3)。锆石U的含量变化于(524~1545)×10-6之间,Th变化于(661~2752)×10-6之间,U、Th之间具有较好的相关性(相关系数为0.81)。Th/U比值一般>1,变化于1.3~2.66之间(附表1)。所有锆石年龄变化范围较窄,在146.4±0.6 Ma~139.5±0.7 Ma之间,平均年龄为142.7±0.6 Ma(MSWD=1.8,n=8)(图5.4)。

(4)样品JGZ1(鸡冠山石英二长闪长岩)

锆石为短柱状,一般长宽比为1.5:1,个别为2:1。锆石晶形统计结果表明,锥面(211)和(101)发育程度相近,但柱面(110)比(100)发育(吴才来等,1994)。从锆石的阴极发光图像可以看出,大多数锆石具有较宽的振荡环带(图5.3),但部分锆石含有不规则的核(如2号,8号和10号锆石)。根据其形状特征推测,它们可能是后来流体改造所致。12颗锆石的SHRIMP U-Pb测定结果表明,锆石的U、Th含量变化不大,分别为(136~676)×10-6、(101~777)× 10-6;Th/U比值变化于0.77~1.41之间,且大多数都>1;206Pb/238U年龄的变化范围也不大,为143.0±0.9 Ma~131.3±1.6 Ma。其中,1号、8号和11号锆石的年龄偏小,结合阴极发光图像特征可以看出,这些锆石可能受到了后期流体的改造,发生了Pb的丢失,测点的位置跨入了Pb丢失的部位。因此,在计算平均年龄时予以舍去,其余锆石的平均年龄为139.9±1.1 Ma(MSWD=0.9,n =8),与238U/206Pb-207Pb/206Pb得出的谐和年龄(138.5±2.6 Ma)在误差范围内一致(图5.4)。

(5)样品ADTS1(大团山石英二长闪长岩)

锆石为长柱状,长宽比为2:1~3:1,锥面(101)稍比(211)发育,而柱面(100)比(110)发育,平均温度指数(I.T)和平均碱度指数(I.A)分别为359、426(吴才来等,1994)。CL图像显示,锆石具有明显的环带结构,且环带的条纹非常细(图5.3)。测定结果表明,该样品的锆石U、Th含量分别为(119~462)×10-6和(48~435)×10-,Th/U比值变化于0.36~1.19之间(大多数>0.5),206Pb/238U年龄变化于227.1±1.4 Ma~136.4±1.2 Ma之间,平均年龄为139.3±1.2 Ma(MSWD=1.2,n=8),与238U/206Pb-207Pb/206Pb得出的谐和年龄(139.7±2.4 Ma)几乎一致(图5.4)。

图5.3 高钾钙碱性系列侵入岩的锆石阴极发光图像

图5.4 铜陵高钾钙碱性系列侵入岩的锆石238U/206Pb-207Pb/206Pb谐和曲线和平均年龄

(6)样品07CL507(铜官山石英二长闪长岩)

锆石为柱状,长宽比在2:1~4:1之间。大多数锆石的CL图像显示振荡环带结构(图5.3),这是典型的岩浆结晶锆石(Pidgeon et al.,1998)。部分锆石含有老的继承性核,如5号和7号锆石。锆石的U、Th含量分别为(57~737)×10-6和(40~569)×10-6,Th/U比值为0.35~1.32(附表1),其中1号、8.1号和8.2号锆石分别为0.35、0.41和0.41,其余锆石均>0.5。Th、U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83。12颗锆石14个测点的U-Pb年龄变化于2461±15Ma~133.0±1.2 Ma之间,除去老的继承性锆石测点,其余测点得出的年龄平均为141.7±1.4 Ma(MSWD =1.0,n =9),代表岩浆结晶的年龄(图5.4)。锆石的238U/206Pb -207Pb/206Pb比值得出谐和线上交点年龄为2467±120 Ma,下交点年龄为143.1±3.9 Ma(图5.4)。上交点年龄可解释为继承性锆石的时代,而下交点年龄可解释为岩浆的结晶时代,并与平均年龄(141.7±1.4 Ma)在误差范围内基本一致(图5.4)。

(7)样品07CL512(天鹅抱蛋石英二长闪长岩)

锆石具有较好的柱面和锥面,长宽比为2:1~3:1,具有明显的振荡环带,部分锆石具有老的继承性核,如3号、8号和11号锆石(图5.5)。12颗锆石14个测点结果表明,锆石的U、Th含量分别为(75~284)×10-6和(29~603)×10-6,锆石的Th/U比值变化于0.41 ~2.19之间(附表1),Th、U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58。14个测点得出的206Pb/238U年龄变化于2606±7 Ma~134.3±2.7 Ma之间,除3号、4号、8.1号和11.1号锆石外,其余锆石得出平均年龄为141.3±1.3 Ma(MSWD =1.8,n=8)(图5.4)。锆石3号、8.1号、11.1号测点为老的继承性锆石核,年龄分别为837.6±6.3 Ma、2606±7 Ma和936.6±6.2 Ma;4号测点横跨在老的核和幔部之间,年龄为778.7±4.7 Ma。锆石的238U/206Pb -207Pb/206Pb比值得出谐和线上交点年龄为2612±75 Ma,下交点年龄为139.5±2.8 Ma(图5.4)。上交点年龄可解释为老的继承性锆石的时代,而下交点年龄可解释为岩浆的结晶时代,并与平均年龄(141.3±1.3 Ma)在误差范围内基本一致(图5.4)。

(8)样品07CL521(缪家石英二长闪长玢岩)

锆石为短柱状,长宽比为1:1~1.5:1,具有较好的振荡环带(图5.5)。10颗锆石的定年结果表明,锆石的U、Th含量分别为(88~457)×10-6和(50~588)×10-6,锆石的Th/U比值变化于0.56~1.33之间(附表1),Th、U之间的相关性较好,相关系数为0.91 ,206Pb/238U年龄变化于164.1±1.1 Ma~133.7±1.8 Ma之间,除去不谐和的测点后,得出平均年龄为142.8±1.6 Ma(MSWD=1.8,n=8)。锆石的238U/206Pb-207Pb/206Pb比值得出谐和线年龄为146.0±3.0 Ma(MSWD =0.99)(图5.4),与平均年龄(142.8±1.6 Ma)在误差范围内基本一致(图5.4)。

(9)样品HCZK683(胡村花岗闪长岩)

锆石为自形柱状,长宽比为2:1 ~3:1,晶形特征与大团山岩体中的类似,但平均温度指数(I.T)和平均碱度指数(I.A)略高于大团山岩体,分别为418和440,反映岩浆的温度和碱度略高于大团山岩体(吴才来等,1994)。CL图像显示,锆石内部具有明显的环带结构(图5.5),部分锆石含有针状的矿物包裹体,如6号锆石。测定结果表明,锆石的U、Th含量分别为(161~614)×10-6和(86~813)×10-6,Th/U比值变化于0.37~1.52之间,除8号锆石为0.37外,其余锆石均>0.60(附表1)。Pb/U年龄变化于142.8±1.3 Ma~133.6±1.5 Ma,平均年龄为140.9±1.2 Ma(MSWD =0.6,n =6),与238U/206 Pb-207Pb/206Pb得出的谐和年龄(141.6±3.5 Ma)在误差范围内一致(图5.6)。

图5.5 高钾钙碱性系列侵入岩的锆石阴极发光图像

(10)样品07CL505(南洪冲花岗闪长岩)

该样品锆石的长宽比变化较大,为1:1和4:1,阴极发光图像显示出明显的环带结构(图5.5)。锆石U的含量变化于(79~521)×10-6之间,Th变化于(50~397)×10-6之间,U、Th之间具有较好的相关性(相关系数为0.97)。Th/U比值一般>0.5,变化于0.57~0.99之间(附表1)。锆石年龄变化范围为722.7±4.8 Ma~123.3±2.1 Ma,其中,2号和6号锆石的年龄分别为577.9±5.8 Ma和722.7±4.8 Ma,2号锆石可能为一捕获的老的锆石,核部似乎发生了不完全熔融,6号锆石核部与幔部之间以及中间部位均有黑色的CL影像,放射性206Pb的含量(20×10-6)远远高于其他锆石[(1.5~9.9)×10-6],可能反映该锆石受到了后期流体的改造,有Pb的加入或带出(Cherniak et al.,2000)。去除这两颗锆石,其余锆石的平均年龄为138.8±1.3 Ma(MSWD=1.1,n =12)(图5.6)。锆石的238U/206Pb-207Pb/206Pb比值得出谐和线上交点年龄为841±74 Ma,下交点年龄为137±13 Ma(MSWD =1.5)(图5.6)。上交点年龄可解释为花岗闪长岩的继承性锆石时代,而下交点年龄可解释为岩浆的结晶时代,但误差较大,与平均年龄(138.8±1.3 Ma)基本一致(图5.6)。

(11)样品FHS2(凤凰山花岗闪长岩)

锆石呈长柱状,长宽比为2:1~3:1,具有较好的振荡环带,部分含有矿物包裹体(图5.7)。这些锆石的U、Th含量分别为(225~573)×10-6和(79~481)×10-6,除1号锆石的Th/U比值为0.27外,其余的均>0.5(变化于0.59~1.13之间)(附表1),Th、U之间具有较好的相关性(相关系数为0.83)。11颗锆石定年得出的206Pb/238U年龄变化于690.8±4.1 Ma~140.0±1.2 Ma之间,除1号、3号和11号锆石外,其余锆石得出平均年龄为142.0±0.8 Ma(MSWD=1.0,n=8)。1号和3号锆石具有老的继承性核,测点位置横跨了核部和幔部,产生的混合年龄分别为531.4±2.8 Ma和690.8±4.1 Ma,与1号和3号锆石不同,11号锆石的核部与幔部之间具有一圈形状不规则的黑圈(图5.7),表明锆石受后期流体的改造发生了Pb的加入或带出(Cheriak et al.,2000),核部年龄为234.8±1.9 Ma。锆石的238U/206Pb-207Pb/206Pb比值得出谐和线上交点年龄为837±53 Ma,下交点年龄为148.5±9.5 Ma(图5.6)。上交点年龄可解释为花岗闪长岩继承性锆石的时代,而下交点年龄可解释为岩浆的结晶时代,并与平均年龄(142.0±0.8 Ma)在误差范围内基本一致(图5.6)。

(12)样品07CL519(沙滩脚花岗闪长岩)

锆石为柱状,长宽比为2:1 ~3:1,具有较好的振荡环带,部分锆石具有老的继承性核,如5号、8号、9号和10号锆石(图5.7)。14颗锆石定年结果表明,锆石的U、Th含量分别为(85~408)×10-6和(42~203)×10-6,锆石的232Th/238U比值变化于0.22~0.72之间(附表1),Th、U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52。除5号、8号、9号和10号锆石的年龄分别为844±4 Ma、1994±14 Ma、1801±11 Ma和2403±8 Ma外,其余锆石年龄变化于147.2±1.5 Ma~135.3±1.1 Ma之间,平均年龄为144.1±1.2 Ma(MSWD=0.92,n=9)。锆石的238U/206Pb-207Pb/206Pb比值得出谐和线上交点年龄为1995±29 Ma,下交点年龄为144.3±2.3 Ma(MSWD=0.9,n=9)(图5.6)。上交点年龄可解释为花岗闪长岩的继承性锆石的时代,而下交点年龄可解释为岩浆的结晶时代,并与平均年龄(144.1±1.2Ma)非常一致(图5.6)。

图5.6 铜陵高钾钙碱性系列侵入岩的锆石238U/206Pb-207Pb/206Pb谐和曲线和平均年龄

图5.7 高钾钙碱性系列侵入岩的锆石阴极发光图像

(13)样品YSZ3(瑶山花岗闪长斑岩)

锆石为自形的长柱状,长宽比值为2:1 ~4:1。CL图像显示,锆石具有非常好的振荡环带,并含有矿物包裹体(图5.7),如锆石1、5和7。锆石的U和Th含量较低,分别为(242~386)×10-6和(18~93)×10-6,Th/U比值较低,为0.06~0.53(附表1),Th和U之间的相关系数较低(仅为0.48)。5号和7号锆石含有老的继承性核,测得年龄分别为2330±12 Ma和2104±13 Ma。其余锆石得出206Pb/238U年龄变化于155.6±1.3 Ma~143.6±1.1 Ma之间,平均年龄为146.0±0.9 Ma(MSWD =0.8,n=8)。238U/206Pb-207Pb/206Pb比值得出谐和线上交点年龄为2476±12 Ma,下交点年龄为148.1±1.9 Ma(图5.6)。上交点年龄反映了花岗闪长斑岩继承性锆石的时代,而下交点年龄代表岩浆结晶的时代,且在误差范围内与平均年龄(146.0±0.9 Ma)一致。

(14)样品07CL516(新桥头花岗闪长斑岩)

锆石为自形的长柱状,长宽比为2:1 ~5:1。CL图像显示,锆石具有非常好的振荡环带(图5.7)。锆石U的含量为(137~497)×10-6,Th的含量非常低,为(5~85)×10-6,Th/U比值较低,除12号锆石为0.64以外,其余的变化于0.03~0.10之间(附表1),Th和U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63。除12号锆石为老的继承性核(年龄为2484±10 Ma)外,其余锆石的年龄变化范围不大(206Pb/238U年龄变化于152.3±1.0 Ma~144.0±1.1 Ma之间),平均年龄为147.2±1.5 Ma(MSWD =0.7,n=6)。238U/206Pb-207Pb/206Pb比值得出谐和线上交点年龄为2483±65 Ma,下交点年龄为147.9±2.3 Ma(MSWD =2.5)(图5.6)。上交点年龄反映了花岗闪长斑岩继承性锆石的时代,而下交点年龄代表岩浆结晶的时代,这一年龄在误差范围内与平均年龄(147.2±1.5 Ma)一致。

岩石成因与岩浆源区


1.晚泥盆世花岗岩

晚泥盆世岩花岗岩具有高含量的K2 O(4.03%~4.56%)、较低的Mg#(33.02%~41.56%)、高的铝饱和指数和低含量的Ni(1.81×10 -6 ~2.65×10 -6 ),Cr(1.37×10 -6 ~3.72×10 -6 ),表明岩体为陆壳重熔的产物,未遭受幔源物质影响。由图3-44 可以看出,晚泥盆世花岗岩落入变质泥岩和变质杂砂岩部分熔融区,说明其形成没有幔源物质的参与,可能为下冲板块的部分熔融产物。

图3-42 A型花岗岩亚类判别图

图3-43 埃达克岩判别图

图3-44 晚泥盆世花岗岩岩浆源区判别图

2.晚石炭世—早二叠世A型花岗岩

晚石炭世—早二叠世二长花岗岩(304.2±1.8 Ma~300.3±1.5 Ma)和正长花岗岩(300.0±2.0 Ma~296.6±1.9 Ma)在主元素、微量元素协变图解上,SiO2与MgO,FeOT,CaO和Al2O3均呈现明显的负相关(图3-45),即随着SiO2含量的增高,MgO,FeOT,CaO和Al2O3含量均降低。在Al2O3-CaO协变图解(图3-45)上,两者呈正相关,即从较早期的二长花岗岩到正长花岗岩随着Al2O3含量的降低,CaO含量亦降低,暗示了富钙铝矿物的分离结晶。在La-La/Ce图解(图3-45)上,投点水平分布,表明发生了分离结晶作用。在δEu-La图解(图3-45)上,强不相容元素La随着δEu的降低而增高,δEu-Sr,Al2O3图解(图3-45)上,Al2O3,Sr和δEu呈正相关,暗示斜长石的分离结晶。上述变化特征表明,晚石炭世—早二叠世花岗岩演化过程中,分离结晶作用可能起着主导作用,暗示了两者为同源岩浆演化而来。

图3-45 晚石炭世—早白垩世花岗岩主元素、微量元素协变图解

据贺根山及相邻区域已有的资料(Hsu et al.,1991;Wang et al.,1991)显示,沿索伦山-贺根山-嫩江-黑河缝合带的南北缘均发育亲岛弧属性的火山岩,并且整个缝合带均发育晚古生代的陆源沉积物,可能意味着A型花岗岩的形成与西伯利亚板块和兴安地块的洋壳俯冲、碰撞同时代,这在花岗岩的构造环境判别图上也给予了支持(图3-37,图3-38)。即A型花岗岩可能形成于由于洋壳板片断离造成热的软流圈地幔上涌,在上覆下地壳造成局部熔融形成A型花岗质岩浆(Wu et al.,2002)。

3.晚石炭世辉长岩

Mg#值常可以作为岩浆结晶分异的粗略指标,如果以60~71作为未分异的初始岩浆Mg#(Langmuir et al.,1977),辉长岩Mg#较高,为73.22~76.78,比较接近于原始岩浆,即反映原始岩浆具有幔源原生玄武岩浆的特征。在Ce-Yb图解(图略,引自贺振宇等,2007)中,所有样品均投影在高Ce/Yb和低Ce/Yb界线附近,反映辉长岩的地幔源区石榴子石含量更少,岩浆起源深度可能稍浅。此外,辉长岩具有低的K2O含量(0.07%~1.40%),说明其地幔源区不存在富钾交代矿物相。

4.早白垩世花岗岩

熔融实验表明,大陆地壳部分熔融的残余组分和熔体组分随深度的不同而差异显著。长英质和镁铁质组分在<10 kbar的压力条件下部分熔融的残余组分均富含富钙斜长石而缺乏石榴子石,平衡的花岗质熔体显示出平坦的HREE模式,较显著的Eu负异常和低的Sr/Y和(La/Yb)N值(Rapp et al.,1991;Springer et al.,1997)。相反,在>15 kbar的压力条件下,残余组分富石榴子石,缺斜长石或者为富钠斜长石端元,与之平衡的花岗质熔体强烈亏损HREE,没有明显的负Eu异常,高的Sr/Y和(La/Yb)N值(Rapp et al.,1991;Sen et al.,1994;Springer et al.,1997;Litvinovsky et al.,2000)。

早白垩世花岗岩高Al2O3,高Sr,高Sr/Y值,具无或弱Eu异常,表明源区无(富钙)斜长石残留;轻重稀土分馏显著,重稀土亏损(低于10倍的球粒陨石丰度),表明石榴子石在源区为残留矿物相。岩体具高含量K2O(3.46%~3.66%)及很低的Mg#(44.27~46.34),同时还有显著的Nb,Ta,P负异常,指示它们是由陆壳源派生出来的(Rudnick et al.,1995;Gao et al.,1998)。因此早白垩世花岗岩形成于加厚大陆下地壳的部分熔融,表明在130 Ma之前宜里地区存在加厚的下地壳。并且低的Mg#和低含量的Ni(2.33~2.71 ppm),Cr(2.42~3.09 ppm)暗示了岩浆在上升过程中没有发生地幔橄榄岩的混染。因为拆沉而进入地幔的下地壳经过部分融熔所产生的岩浆,与随后上升的地幔物质反应(Gao et al.,2004),会导致岩浆具有较高含量的MgO,TFeO,CaO,Na2O,Ni,Cr和Sr及相对较低含量的SiO2和K2O(Gao et al.,2004;Xu et al.,2002;Wang et al.,2006)。相比之下,早白垩世花岗岩具有低含量的MgO,TFeO,CaO,Ni,Cr,Sr和相对较高的SiO2,Na2O和K2O,与西藏过厚下地壳部分熔融产生的高钾埃达克岩相似(Chung et al.,2003;Hou et al.,2004)。早白垩世花岗岩地球化学特点与地壳岩石部分熔融实验产生的硅质岩浆一致(Beard et al.,1991;Sen et al.,1994;Rapp et al.,1995;Springer et al.,1997;Litvinovsky et al.,2000;Pati?o Douce,2005),说明是由过厚的下部陆壳部分熔融产生的,而不是进入地幔中的拆沉下地壳的部分熔融产生的。

岩浆成因的英文怎么写


岩浆成因_百度翻译

岩浆成因

[词典] magmatic origin;

[例句]海拉尔盆地和松辽盆地的片钠铝石是岩浆成因CO2气运移、聚集的特征矿物。

Dawsonite in Hailaer Basin and Songliao Basin is diagnostic mineral recording migration and accumulation of CO2 with magmatic origin.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发布者:实习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pw365.com/service/14854.html

关注微信